Emoca.L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It's something unpredictable but in the end is right.
I hope you had your time of your life.

“让理想战胜现实,才是真正的不屈。”



立志当一个温和而不妥协,有棱角而不尖锐的理性派知识青年

你写下一个春天 01

何炅第一次听到那个声音是在他大三时的春天,他去北大听一个讲座,路上听到广播台在放beyond的《海阔天空》,还有一个带着湖北口音的男声在介绍黄家驹,介绍着介绍着还跟着歌声自己也哼了起来。

……唱得还挺不错的。

不过快到讲座时间了,何炅也无心停留,满北大找二教在哪里。

听完讲座后,何炅又想起了那个声音,他其实并不喜欢听歌,对声音也没有那么敏感,只是鬼使神差记住了,以至于将近一年后,哪怕那个声音已经不再有湖北口音了,何炅还是一听到就认了出来——

“大家好,欢迎来到北大今年的新年晚会,我是主持人撒贝宁。”

 

01

1996年的元旦夜,何炅被朋友拉来看北大的新年晚会,他看到舞台上那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主持人,尽管瘦小却有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气场,让人难以移开视线,他是天生属于舞台的。

不过令何炅印象更深刻的,是撒贝宁说接下来欢迎合唱团带来歌曲《小白杨》,然后他就留在舞台上与合唱团一同唱完了这首歌,甚至还即兴SOLO了一首《海阔天空》。这还不算完,合唱团之后的戏剧社表演,撒贝宁再次作为主演参加,何炅还听旁边的朋友介绍,舞台剧的剧本也是出自撒贝宁之手。

真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啊,何炅不得不感叹。而这次新年晚会也办得非常成功,每一个节目都很不错,不过其中最出色的还是撒贝宁的主持。当时的中央电视台春晚已经办到了13届,能登台的无论节目还是主持都是万里挑一,何炅想,这个人以后会不会去主持春晚?

 

回北外的路上,何炅吹了半天冷风才想起来自己把围巾落在大礼堂了,正犹豫着是回去拿还是回宿舍算了,脸上突然有了湿润的凉意。

下雪了。

“同学,这个围巾是不是你的?”何炅回身,看到厚重羽绒服裹着的瘦弱青年,眼睛里依稀带着温和的笑意,“我刚才看到你了,还好赶上了,要不然就得放广播找人了。”

“谢谢,你在广播台吗?”何炅接过围巾,问了这么个跑偏重点的问题。

“对啊,我是广播台台长,顺便还是戏剧社社长,合唱团团长。”撒贝宁的声音里带着少年人的昂扬,“哎对了,同学你怎么不往宿舍楼那边走?这大冷天的出去约会呢?”

“我是北外的,今天来看你们学校晚会。”何炅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也是学校广播台的,不过我们平时放歌的时候,台长不会跟着唱起来。”

这话说得有些嘲讽,但何炅的表情却不带半点揶揄调侃,一本正经的表情反而衬托这句话有些滑稽,撒贝宁乐了起来:“我就是唱了首歌被保送来北大的,下次我去你们学校广播台唱歌啊!”

“欢迎撒老师,不过我得赶紧走了,门禁时间快到了。”何炅指了指手表,又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没有道别就转身快步走了。

撒贝宁呆了两秒钟,发现自己忘了问这个男生名字是什么。

“应该是个小学弟吧,看着跟个高中生似的。”一向怕冷的撒贝宁打了个喷嚏,很快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

一个超级短小的开头, 之后会把本章补完,什么时候待定(。

最近看《明侦》被双北甜得牙疼所以忍不住自己动笔了,现实向(文中不会提到撒撒的任何一位女朋友/老婆哪门子现实向)。双北两个人,是棋逢对手国士无双,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是某时某刻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懂我,是心交心目空一切的挚友。所以不太想写爱情,什么同居亲吻,对他们而言都太过亲密了。

在节目效果之外,我相信他们是君子之交,不需要时时刻刻惦记,只是“有些东西今生只可给你”就已经足够。

评论(8)
热度(46)

© Emoc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