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oca.L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It's something unpredictable but in the end is right.
I hope you had your time of your life.

“让理想战胜现实,才是真正的不屈。”



立志当一个温和而不妥协,有棱角而不尖锐的理性派知识青年><

【叶蓝】你曾是少年(1~3)

一月的冰花,二月的雨水,三月的微凉空气,四月的三色堇开满野外,五月的暖暖阳光映在眼角眉梢,六月焦灼的空气里塞满了躁动与不安,七月的海滩,八月的冰块,九月宁静的田野里有唱歌的美丽姑娘,十月的薄云,十一月的飞霜,十二月的壮阔星空下亮着一盏孤独的路灯。

我记得你曾笔笔描摹,每一笔都刚刚好,你画中的世界那样广袤,让人忍不住伫足。

——叶秋?

你知道叶秋吗?一叶之秋的那个叶秋。

 

***

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

“啪。”

许博远一把拍下闹钟,把头更深地埋进枕头里。三分钟后,闹钟再次准时响起,伴随着一个狠狠砸过来的枕头和一句怒吼:“老蓝你赶紧把闹钟关了!大周末的一人起早全寝遭殃你不懂吗!”

“唔……”许博远关掉闹钟,揉了揉被砸到的后脑勺,刚想道个歉就听到上一秒还精神十足喊话的毕言飞又开始打起鼾了。

许博远下了床,瞥了一眼前夜没看完放在桌上的《南方》杂志,迅速打理好自己后对着衣冠镜比了个V字,暗自觉得今天镜子里的自己真是青春无敌帅气逼人,然后拿起挎包走出了寝室。H市的秋老虎毒辣无比,许博远却觉得浑身上下都透着清爽,以至于把买早饭时老板找的三个钢镚儿一起丢给了公交车站边上的一个招摇撞骗的算命先生。很久以后许博远想起这一天,他觉得,他应该让那位算命先生给他算个今日运势的。

 

今天是许博远期待了大半个月的画展开幕的日子,展出的画是《南方》杂志一系列签约画手未公开过的原画。《南方》是国内有口皆碑的文化艺术类杂志,许博远刚上高中时是这杂志最红的时候,机缘巧合看了一本后被专栏里一个笔名叫“夜雨声烦”的画手惊艳到,从此成为《南方》的超级粉丝。

而许博远来到蓝雨大学后,被班上导员普及的数条八卦里最让他兴奋的一条就是——蓝雨大学声名在外的研一生黄少天就是夜雨声烦!尽管从大一到研一之间整整四年的差距导致许博远见到黄少天的次数一个手就能数完,但许博远依然十分满意。

听说这次的画展黄少天本人会出现,许博远觉得自己看完画展后一定能吃下十碗饭。

 

正胡思乱想着,兴欣美术馆就出现在视线里了。兴欣美术馆是前两年H市新开的一家美术馆,离蓝雨大学挺近的,听说老板以前是个开网吧的,没什么艺术天赋,但美术馆里的展品质量却很高,经常有新锐画家来这里开画展办艺术沙龙。美术馆还兼卖一些美术书设计书以及画具,许博远无聊时会去逛逛。

但是今天许博远显然没有这个心情,他加快了步伐,几乎是小跑到美术馆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后走了进去。

然后,发现,今天的美术馆也和昨天一样呢。

……说好的画展呢?!

一股烟味晃晃悠悠飘了过来,许博远抬起头,看到收银台边上一个虚胖脸的男人正悠哉悠哉地抽着烟,这人许博远认识,叫叶修,是兴欣的收银员。许博远马上跑过去:“那个,叶兄弟啊,请问今天不是画展开幕吗?”

“画展?”叶修的声音显然是被香烟长期熏陶过,带着些微的沙哑,像笔在磨砂纸上轻轻蹭过,“你说《南方》办的那个?”

“对啊。”

“画展是明天啊。”叶修指着门口巨大的宣传展板,“今天才十七号。”

……

……

……

许博远在心里大声骂了一句卧槽,然后点了点头:“好吧,那我走了。”

“诶诶别走啊小蓝,”叶修叫住许博远,“来都来了,不买点东西再走?我看你平时挺大方的啊。”

“……没心情买东西。”许博远都懒得计较这个称呼了,因为他第一次来兴欣的时候穿了件蓝格子衬衣,叶修就一直叫他小蓝。

“很想看那个画展啊?”许博远崇拜死了黄少天这一点叶修是知道的。

“废话。”许博远哀怨地看了叶修一眼。

“其实用来展览的画昨天晚上就到了,”叶修神秘兮兮地说,“你给哥去买包烟,哥带你去看看怎么样?”

“……”许博远有点想抽他。虽然理智告诉自己,明天就可以看到画了,但那份躁动的心情一时间怎么按捺得住,许博远迅速去美术馆对面的小商店买了叶修惯抽的烟来。

 

叶修七拐八拐把许博远带到一个巨大的仓储室里,“喏,随便看,别弄坏了啊这些东西值多少钱你懂的。”

许博远一走进仓储室眼睛就亮了起来,进门处就是黄少天的画,是他大三时去法国当交换生时的写生作品,居然还有几张没有装裱的,许博远恨不得贴到纸上去,他犹犹豫豫地回头看了叶修一眼:“我……我能不能摸一下?”

“摸一次十块钱。”

“……”

“看你是熟人,给你打个折吧,下回来的时候再帮我买包烟就成了。”

许博远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到纸上,Canson枫丹叶纸的触感如此鲜明而真实,隐约间好像还可以闻到Schmincke颜料的味道。

“真不知道那个话唠有什么好喜欢的……”叶修小声嘲讽了一句。

许博远没好气地回头,刚想回嘴,一眼看到了叶修身后的画,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这难道是叶神的画吗?!”


我一直在追逐你画里的风景,觉得这样就能离你近一点儿。巴塞罗那的格尔公园日暮时分的阳光,普罗旺斯的薰衣草上刚刚凝结的露水,乌尤尼盐湖上玩滑板的少年,东京的第一片红枫莫斯科的第一片雪花……

我找了那么那么久。

原来你在这里啊。

 

***

“这……这难道是叶神的画吗?!”那组画的角落上签的“叶秋”两个字潇洒漂亮,“不对,我记得参展的作品清单上没有叶神的画啊?”许博远脑子一向不错,记错画展开幕时间纯属情绪过于激动。

叶修不紧不慢地抽了一口烟才回答:“嗯?你知道叶秋?”

“废话!你给我找一个干这行不知道叶神的看看?”

“还以为你专注话唠一百年,想不到哥这么出名啊。”

“什么……?”

“哥就是叶秋啊。”

“……”许博远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我是大学生我是文明人,然后开口:“兄弟,我知道你在这当收银员是没什么盼头,可能你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一个传说中的画家梦,但是你也别大白天说梦话啊,人叫叶秋你叫叶修,念起来有点像写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吗!”

叶修摸了摸耳朵:“啧,不愧是黄少天的粉丝啊。”

“……”许博远无视叶修的话,“再说了,叶神怎么会长你这样。”

“那你觉得叶秋应该长什么样?”

 

叶秋长什么样?

全世界都想知道这个问题好吗!这位叶秋大神乃是教科书一般的男人,少年成名,艺术天赋不是一般两般的高,据说所有画种就没有他玩不转的,在《南方》这种其他人名字印上去就开心得不行的杂志上人家有个专栏。虽然许博远是黄少天的粉丝,但像叶秋这种大神,哪个学艺术的学生会不喜欢?

但奇怪的是,叶秋成名这么久却从来没有在媒体面前曝光过,为数不多的访谈居然还是在QQ上进行的。久而久之,大家就当是艺术家不屑名利处事低调了。当然,也有人看不惯觉得叶秋太装逼的。

至于叶秋长什么样,作为视觉传达专业一名普通的小虾米,许博远其实也是暗地里想象过的,于是这时他张口就来:“叶秋身上应该有种忧郁的气质,恩,像张佳乐那样的,但是又充满阳光气息,比如黄少,反正人肯定是又高又帅,你别做梦了。”

“是吗。”叶修又抽了一口烟,语气不咸不淡。

许博远本来想专心看叶秋的画不再搭理叶修,但是眼神飘过去的时候第无数次被叶修的手吸引住了。那真的是一双完美的手,这双手看起来很薄,手指修长,骨节不像一般男人一样粗硬,却也很明晰。指尖很细,指甲修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这点和这家伙有些邋遢的外表严重不符。蓝河想起最初走进兴欣美术馆的时候,就是被这双手吸引住,才注意到这个表情懒散地抽着烟的男人。

“你这家伙,别的地方不怎么样,这双手可能和叶秋的比较像吧。”许博远喃喃自语,转而摇了摇头,专心致志地看起了叶秋的画。

 

叶修看了一眼表情专注的许博远,这个年轻的男孩子认真看着画的时候,眼睛里会有光在闪烁。明明参与过很多次画展,看到过很多人用崇拜的目光看自己的画,怎么看到这个男孩子的表情就会忍不住……有点开心?

想什么呢。叶修抽完最后一口烟,伸了个懒腰,朝许博远招呼了一声:“我工作去啦,小蓝你自便。”一心沉在画里的少年敷衍地应了一声。

 

许博远把第二天要展出的画全都看够后瞄了一眼时间,已经一点多了,这时候才觉出一点饿来。他走出仓储室,茫然地看了看面前的两条路,随便选择了一条走过去,尽头居然是厨房,叶修在里头忙活着,听到声响抬头看到许博远:“小蓝你看完了?要不要吃面?”

“啊?”许博远楞了一下,想着一碗面而已大男人没什么好矜持的,就回答:“好啊。”

“你想要红烧牛肉还是香菇炖鸡?”

“红烧牛肉。”许博远回答完发现有点不对,“泡面啊?”

“对啊,哥泡面手艺一流,便宜你了。”叶修一脸惋惜。

“……”

好吧,吃完以后许博远承认,泡面的手艺真的有差别这一说,叶修煮的泡面比自己煮的还真好吃不少。但是许博远坚持认为自己今天饿了是一项重要因素。

 

折腾完中饭许博远就打算离开了,走到美术馆门口发现居然下雨了,雨还挺大,不是那种咬个牙就能冲到学校的雨,G市人民许博远狠狠怨念了一下H市莫名其妙的天气。叶修又开始不靠谱:“哎哟雨这么大你就别走了,给我打一下午工,就当请你吃面的报酬。”

“我下午有选修课,艺术概论。”许博远想也不想就拒绝。

“得了吧这种课一学期不去上也没啥大不了的。”叶修鄙视。

“我从不翘课的。”许博远意志坚定。

“还没看出来是个好学生啊,行吧哥给你去拿把伞。”叶修没两分钟就回来了,递过来一把伞:“下次来记得还啊,哥就这么一把伞。”

“谁稀罕你一把破伞……”许博远习惯性不屑,半天才补了句别别扭扭的“谢了啊。”

下午的艺术概论课上,伴随着喻文州老师温和的嗓音,一大早起床的许博远迷迷糊糊地打着哈欠几乎要睡着。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带了伞的同学别忘了拿走。”喻文州在讲台上提醒学生。

许博远几乎是梦游状态走到教室门口,又突然想起什么,回过头走到原位,拿起了湿哒哒的伞。旁边两个打闹的男生撞到许博远手上的伞,雨水全糊到了许博远身上,简直是透心凉心飞扬。

“……早知道就不拿了。”许博远看了一眼已经放晴的窗外,又看了看手里的伞,走出了教室。


曾经梦到自己置身于水底。周围没有一丝声音,可以看到湛蓝的水在头顶流过,一个一个的水分子慢慢拆解,重构,把自己重重包裹起来。光碎成一片一片的,在水面上浮动闪烁,整个世界都被温柔的蓝色水光包围了。

醒来以后呆坐了很久才想起,梦中的水是你曾经画过的一组画啊。而那组画的主题是,蓝色的河。

 

***

大一的时候许博远和另外三个室友迷上了一款叫《荣耀》的网游,许博远在游戏里的角色是个剑客,名字叫“蓝桥春雪”。四个少年人打起游戏来理论扎实技术过硬配合默契,很快就混上了公会的管理层,在游戏里也算是小有名气。

这天许博远边吃着外卖边指挥公会里一场野图BOSS战,公会形势一片大好,许博远正高兴呢,啃了一大口鸡腿,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蹿出几个人来一通声东击西,为首的那个一身混搭装无比扎眼,头顶三个大字“君莫笑”。许博远两眼一黑,自觉前途渺茫。

这个君莫笑是个抢BOSS能手,明列各大公会黑名单榜首,偏偏人家技高一筹,没人奈何得了他。

更巧合的是,大一时许博远去过几次兴欣美术馆后觉得叶修的声音有些熟悉,有次问了才知道,敢情这家伙就是大名鼎鼎的君莫笑的操纵者。

许博远看到君莫笑三个字就头疼,但挂着团长的名号,只好指挥着蓝桥春雪提剑冲上去。算得上是熟悉的低沉声音在耳边响起:“小蓝啊,又来送死了?”小剑客蹦跶了两分多钟,倒地身亡,还爆了件装备。

许博远在复活点犹豫了一下,发消息问曙光旋冰:“情况怎么样了?”

“就在宿舍里老蓝你发什么消息?!直接开口问啊!” 曙光旋冰本人管旋冰扭头回答,“君莫笑他们那伙人又把BOSS抢了!FUCK!”

毕言飞调侃上了:“老蓝你简直是君莫笑检测仪,下次有BOSS就让大春派你去引开君莫笑得了。”

“……”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

 

BOSS战结束了没什么事儿,蓝桥春雪在城里漫无目的地晃悠着,某个极具辨识度的家伙迎面走了过来:“小蓝,你这戒指还要不要?我看这属性还不错啊,能卖点小钱了。”

当然还不错了,这戒指是许博远和室友们奋斗了十多次在副本里打到的,算得上是个小极品了。

“那你倒是还我啊。”

“啧,这么简单就还你是我的风格吗。”

“……你想怎样。”

那把低沉的嗓音伴随着点燃打火机的声音传过来:“来单挑?”

蓝桥春雪头上顶起一串巨大的文字泡,发了两排省略号后怒吼:“除非你站着不动让我砍,不然我的装备还能回来吗?!”

“有道理,那你就来帮我打一天工吧。”

“啊?”

“明天我有点事情,老板娘不让我请假,小蓝就当帮我个忙呗。”

“可我明天一天的课……”

“这样啊,那哥只有下个月被扣光工资了。”

“……”

“唉,人心不古啊。”

“……我真的不翘课。”

磨到最后叶修也没能磨动许博远,这小子有讲究的,坚决不肯翘课。叶修倒也没真想为难他,把混战中掉落的装备还了回去,末了问他:“我记得你上次好像说你选了艺术概论的课是吗?”

“啊?”许博远没明白叶修想问什么,说真的,他俩关系不远不近的,也很少会说起学校的事情,但好学生还是实话实说:“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明天见。”说完君莫笑就原地下线了,也不给许博远问清楚的机会。不过许博远也不是纠结的人,这点小事儿转眼就忘到了脑后。

 

喻文州开的艺术概论和中外美术史是需要抢座位的,虽然这两门课理论性强略显枯燥,但挡不住喻老师英俊潇洒一表人才,所以一直是蓝雨大学的热门选修课,上课时晚个五分钟教室就坐不下了。

许博远照常提前了二十分钟到教室,靠在椅子上玩手机的时候听到旁边几个女孩子在讨论:“听说喻老师生病了,今天课还上不上啊?”

“你听谁说的?”

“少天师兄啊,他早上发微博说喻老师住院了,他要去医院探病。”

“我对象问少天师兄了,好像今天有代课的老师。”

“不会是韩院长吧,我得准备好钱包上交……”

许博远闻言,打开微博点开特别关注,果然看到黄少天满打满算的140字微博:“这几天天气很好嘛,怎么喻老师就住院了呢,听说好像是肠胃炎,啧啧大家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呀,不要乱吃小摊小贩的外卖很容易闹肚子的。我在去医院的路上,大家知不知道买什么水果好呀?还是说喝粥比较好?学校西门门口那家粥铺还不错,有我大G市的风范,可喻老师不是很喜欢哎,嘿嘿我突然想吃虾饺了。”

黄少天的研究生导师是喻文州,老板病了,去医院探望自然是天经地义,虽然这微博内容也忒啰嗦了点。

旁边的女孩子们很快开启了新话题,许博远也不知道这个代课老师是何方神圣,远程和舍友们随便八了两句,八卦王毕言飞表示搞不好让黄少天过来:“导师生病研究生代课,多正常啊!”许博远觉得很有道理,开始期待这尊大神的光临了。

 

上课铃响后,一位青年走进教室站到讲台上,他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站得也不够直,脸上有着熬夜后的疲态,许博远听到这个人懒洋洋的声线:“大家好,你们亲爱的喻老师生病了,我给他代半个月课,大家叫我叶老师就行。”

“叶……叶修?”许博远目瞪口呆。


***

四年前写的开头,如今回头看感觉可以填一填……更新频率不定(殴打

刷别的CP会标明,大概不会虐,傻白甜到结尾(。

评论(5)
热度(33)

© Emoca.L | Powered by LOFTER